逻辑学家莱布尼茨

莱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1716)生于德国莱比锡,祖父以上三代均在萨克森政府供职,父亲是莱比锡大学的道德哲学教授。莱布尼茨6岁丧父,自幼聪颖好学,利用父亲的丰富藏书,8岁自学拉丁文,14岁自学希腊文,15岁入莱比锡大学研习法律,并博览了历史、文学和哲学等方面的书籍。17岁以哲学论文《论个体原则方面的形而上学争论》获得学士学位。1666年写出博士论文《论法律中典型的哲学问题》,但莱比锡大学因其太年轻(时年20岁)而拒绝授予学位。1667年,纽伦堡郊外的阿尔特多夫大学接受了这篇论文,授予他哲学博士学位,并聘请他到该校任教,他予以回绝。此后,他再也没有担任过任何一个学术职位,更为关注的是政治活动。1667年,他通过纽伦堡的一个炼金术士团体,结识政界人物博因堡男爵,经后者推荐,先任美因茨选帝侯的法律顾问的助手,随后担任上诉法院陪审法官。1672年,受美因茨选帝侯委派,他带着自己拟订的一个计划,作为一名外交官出使巴黎,试图游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把进攻尼德兰和德国的兴趣转移到其他目标(如非洲的埃及)上去,但始终未能与法王见面。这次外交活动以失败告终,却因此留居巴黎4年,结交了科学界和哲学界的许多著名人士。例如,他与原已通信的詹森派神学家和哲学家阿尔诺建立了较密切的联系,又结识了荷兰大科学家惠更斯和笛卡尔派哲学家伯朗士等人。1673年1月,到伦敦斡旋英国和荷兰之间的争执未果,却趁此机会见到了已通信3年的英国皇家学会秘书奥尔登堡,以及著名科学家胡克、波义耳等人。期间,把自己设计制造的一台比帕斯卡计算机性能更好的计算机献给了英国皇家学会。1673年4月被推选为该会会员。在留居巴黎期间,曾在惠更斯的帮助下从事高等数学研究,终于在1676年完成微积分的发明。1676年10月,接受汉诺威的布伦瑞克公爵的任命,担任公爵府参议职务,后兼任图书馆馆长。在离巴黎去汉诺威途中,特地绕道荷兰,会见了科学家列文虎克,使用显微镜第一次观察了细菌、原生动物和;还会见了哲学家斯宾诺莎,阅读了后者未发表的《伦理学》部分手稿。此后40年,一直定居汉诺威,长期担任宫廷议员,在社会上声名显赫,生活富裕,与许多重要人物频繁地书信往来,据说有600多位通信伙伴;广泛研究哲学和各种科学和技术问题,哲学思想逐渐走向成熟;从事多方面的学术文化和社会政治活动,多次到欧洲各地(主要是柏林、维也纳和罗马)旅行;屡次劝说一些国家(如奥地利、俄国、中国)的君主建立科学院,在其推动下,普鲁士国王于1700年建立柏林科学院,他本人被任命为第一任院长。1716年11月14日,因痛风和胆结石去世。

莱布尼茨终生未婚,晚年失宠于宫廷,平时从不进教堂,教会对其去世不予理睬,宫廷也不过问,由他的私人秘书和几名工人将他葬于一个无名墓地,只有法兰西科学院给他题写了一篇悼词以示敬意。不过,后人于1793年在汉诺威为他建立了纪念碑;1883 年在莱比锡的一个教堂附近为他竖起了一座立式个人雕像;1983年,在汉诺威照原样重修了被毁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菜布尼茨故居”;2006年,在其诞生360年之际,德国汉诺威大学改名为汉诺威莱布尼茨大学。

莱布尼茨博学多识,几乎在所有的知识领域都做出了杰出贡献,是17世纪堪与亚里士多德相媲美的百科全书式学者。他的兴趣多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既是哲学家、神学家、外交家、数学家和逻辑学家,也是物理学家、化学家、历史学家和图书馆学家。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技术研究,研制计算机、钟表、风车和液压机,他曾发明一种水泵,并在哈尔茨山的采矿中得到应用;在矿山上,他还作为地质学者和工程师而工作。他自己曾在一封信中写道:“我在档案室里开始了研究工作,搬来了古旧的书籍,并收集了一些未经刊印的文稿。我收到许多信件,也不停地给人写回信。但是,在数学方面我有许多新的想法,在哲学方面我也有很多新的思想,在文学方面我也有许多新的观点,我常常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的主要工作是作为国家法学者和历史学者服务于汉诺威的选帝侯,经过多年的资料研究之后,为布伦瑞克家族编写了一部家谱,这可能是他那个时代最好的历史著作之一。作为数学家,他独立于牛顿创立了微积分,为此设计了一套比牛顿更好的符号体系,并为微积分的发明权与牛顿进行过一场激烈论战;他还在拓扑学方面做出过重要贡献。作为哲学家,他发表了《新的自然体系》《单子论》《自然与神恩的体系》《人类理解新论》等论著,建立了以“单子论”和“先定和谐说”为核心的哲学体系。不过,有这样一种说法:除非能够带来名声和实惠,莱布尼茨不发表自认尚不成熟的手稿。所以,他的著述在生前大多没有发表。

在逻辑学领域,早在20岁写成的博士论文——(论组合术》中,菜布见茨就提出了这样的思想:把所有推理化归于计算,使推理的错误成为计算的错误,以至于哲学争论也可以通过计算来解决。他后来认识到,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做两件事:一是发明一套普遍语言,即一种符号化语言,用它们可以表示我们所有的简单的和复杂的观念;二是构造一套理性演算,用严格的规则去指导和控制我们的观念之间的变换与推移。他自己在这方面的工作时断时续,分为三个阶段,似乎从未对它们满意过,所以其结果当时都没有发表。据说他从中国的阴阳八卦中获得启发,提出了二进制计算法,并创制了一台手摇计算机,其性能比先前的帕斯卡计算机优越,不仅能做加法运算,而且能做乘法和除法运算。特别是他充分认识到计算机的重要性:“这是十分有价值的:把计算交给机器去做,可以使优秀人才从繁重的计算中解脱出来。”他还预言:“我所说的关于该机器的建造和未来应用,将来一定会更完善,并且我相信,对于将来能见到它的人来说,这一点会变得更清楚。”他还在发展和完善亚里士多德的词项逻辑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他把矛盾律和充足理由律作为人类思维的两个根本原则,并用它们去区分推理的真理(必然真理)和事实的真理(偶然真理)。他提出了著名的“可能世界”观念,认为现实世界是上帝在众多的可能世界中所选择的一个最好的世界,并用“可能世界”去定义和刻画必然性、可能性、偶然性和不可能性等模态概念,为在20世纪逻辑学和哲学中很重要的可能世界语义学奠定了基础。

莱布尼茨所提出的创立数理逻辑和计算机的理想,激励一代一代后来者前仆后继地为之奋斗,直至20世纪终成现实。德国逻辑史家肖尔兹指出:“人们提起莱布尼茨的名字就好像是谈到日出一样。他使亚里士多德逻辑开始了‘新生’,这种新生的逻辑在今天最完美的表现,就是采用逻辑斯蒂形式的现代精确逻辑。……这种新东西是什么呢?它就是把逻辑加以数学化的伟大思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