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岁的索劢率领千多名屯田兵勇闯玉门关!

东汉献帝末年,索劢率领千名敦煌土兵西出玉门关。1的是要在流经塔克拉玛干沙漠东部的且末河畔建设新的军事殖民地。汉朝军队越过国境踏上所谓塞外之地,这是三十年来的第二次自汉武帝使用武力初通西域以来,已经过去了长达三百年的岁月。在这期间,以西域为舞台,汉朝与匈奴之间的抗争连编不断,玉门关和阳关也是时开时闭。时而汉朝威震昆仑山脉之西,时而匈奴又越过玉门关,一直深入到黄河流域一带进行掠夺。

西汉和东汉的历代天子,无不对匈奴问题感到束手无策,只要奴存在,就不能高枕无忧。要想得到河西走廊,就得进攻匈奴,而要进攻匈奴,就必须打通西域。然而,通往西域的道路遥远而险阻,且胡人具有禽兽之心,反复无常,派往西域的军队花去了巨额费用。为此,便只好放弃西域。汉朝的执政者们一直在重复着这一注定了的命运。

索劢人西域,不过是在历史长河中反复了无数次的一次新举动罢了。三十年前,西域已被放弃,但由于近年来匈双的骚扰活动又猖獗起来,河西地区每年总有几次要遭受他们的铁蹄饯踏。因此,献帝不得不再次出兵西域,以铲除匈奴的立足之地。索劢作为先遣队,他的任务是去建设后勤基地,为以后汉军大批进驻做好准备。据古书记载:“索励敦煌人氏,字彦义,颇有才略。”但他出兵西域以前的身世却一无所知。

自古以来,入西域的兵卒多是罪犯或坏分子。武帝在位时,初次出使西域的张骞所带去的随行人员都是些无赖匪徒,为了寻求良马而进入大宛的贰师将军李广利的部队,也是些亡命之徒,后来在西域建立了显赫战功的班超、班勇,也毫不例外,他们都是搜罗天汋罪犯和地流氓,编成了自己的部队。

大规模往西城派遣军队尚且如此,至如索劢率领的一千名屯田兵都是些什么出身的人,那就可想而知了。这位四十五、六岁的边疆出身的中年武将,特地从驻扎在敦煌的边防军中挑选出那些犯过罪的亡命之徒来。要说有那么一点点所谓资格的话,无非就是被编入这支部队里去的人,都必须是膂力过人,能够拉弓射箭的。

不仅是队长索劢,谁都明白,这一千名士兵一旦出了玉门关,就休想再回到汉土来了。那天,索劢骑着骆驼,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当部队的后尾部分离开关壁二百米远的时候他让部队稍微停了一下。索励并没有下达什么命令,他只是给士兵们一个机会,好让他们与从此再也见不到的故国诀别。

部队集合是在拂晓时分,准备出发所花的时间比预料的要多,这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使人感到象晌午似的炎热。明亮的光线树托出灰色的关门城墙,显得毫无表情,令人不快索劢抬头塑了望城墙高处的瞭望塔,然后转过脸来,立即恢复了他那具有天生敏锐目光和坚强意志的表情,下令前进索劢的前半生是在与匈奴争战的戎马生涯中度过的。过去他一直在边飄各地任职,大半辈子都献给了与异族的斗争。因此,不管调到哪里工作,他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然而,这次要向戎狄之地进发,却有一种与过去略微不同的感触。他非常清楚,要在敌人的心肜之地建立个小小的据点,这究竟意昧着什么。那就要无休止地眼该死的匈奴做斗争,为使反复无常的西域各国归顺而弄得焦头烂额、粉身碎骨。而且,要想吃仮.还得自己种地。即便侥幸在且末河畔电田成功,那也很难设想能够在沙漠地里长久维持下去。要是有来自国内的积极支授,那又另当别论,否则,他们就会同自己亲手建设起来的屯田一起被抛弃在沙土之中。而来自国内的支授,是无法指望的。江河日下,苦于内乱的汉朝王室,不定哪一天早上又会改变政策。朝令夕改,正是这年头执政者们惯用的一种手段。

当天下午,索劢的部队来到一望无际的沙海之中。到了第三天,沙海出现了一个接一个起伏不平約沙丘,一直延到远处的天边。从第四天起,部队取战斗队形继续前进。当天晚上,部队好容易找到一块草地,便在那里宿营。夜里,有十几个打扮奇特的男男女女上这里来卖水。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打听到消息的。他们都是阿夏族人。

Tags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