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残忍的将军为带将士过河不惜将自己的女人献给河神!

各位历史爱好者,今天我们又在这里相遇,我是酷爱解读历史文化的小贤,如果你和我一样对历史感兴趣,欢迎点关注留下您的想法!

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索劢一行人怕是过不去了,于是索劢低沉却坚定说到“献上女人吧”,张某听了,直旷着他的脸。要说女人,只有那个阿夏族女人。没过多久,张某开了口。感谢索劢下了决心,并告诉他说,本来就是想提这件事的,但是自己没说出口! 不一会儿,一阵女人的惨叫声传到了索励的耳边,那个女人正被人们从索劢帐篷旁边的帐篷里拉了出去。这哭叫声跟去年秋季到今年年初和匈奴进行苦战、在山上露营的时候听到过多次的野鸟那种刺耳的啼叫声非常相似。

等天色大亮的时候,索劢把部队结到河岸上。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吞噬了那个女人的缘故,浊流的水势多少显得减退了一点。不仅索劢,张某好像也是这样看的。“现在不赶紧渡河更待何时!”张某说道,好像在催促索励快下决心似的。

部队沿着河水走到下游几百米远的河岸上,选择了一个他们认为水势最弱的地方,作为渡河点。部队分为几个分队先是第一分队下了河。骆驼、马匹、土兵眼看着被河水冲到下游去了。紧紧地捆在马背上的捆包也被冲散了,水面上浮起了好几个。尽管如此,第一分队总算是平安无事地到达了河对岸。张某说,这次渡河能够做到不损一兵一卒,大概是因为把女人献给了河神爷的缘故吧。索劢默不作声,但他也相信的确如此。

各分队相继渡过了河。索励加入到最后一个分队策马入河。看上去水势比第一分队渡河时还要弱些了。当他平安无事到达河对岸时,索励再次对作出牺牲的女人产生了感激和怜悯之情。而同时,他又感到了一种从来未感到过的、一块石头落地似的轻松感觉。

部队又开始进发了。索劢和张某一块儿走在队伍的最前头。部队出发没走多久,张某突然勒住马,喊了一声:“你看索励也勒住马朝哪个方向望去。只见一股象黄色的熔岩流动似的泥状的流动体,正从平原的远处逐渐扩展并朝这边移动过来。索劢无法立即判断那是什么。那个物体缓慢而又实在地,很有分量地移动着,正在淹没着平原“那是什么!”

索励大声喊道,张某和周围的土兵们,谁都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大伙儿都异口同声地说:“那是什么呀?那是什么呀!”“水!那是洪水!”有人这样喊道。被他这么一说,那铺天盖地来的黄泥浆似的活物倒也的确象是水,的确象是洪水。不是別的,它确实是洪水。黄泥水伸着几条可怕的腿,有的地方迅速地、有的地方却又是缓慢地朝平原包抄过来。“怎么,?!”张某在旁边问道,索励一下子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不管三七二十ー,先往下游逃。

但不管往右还是往左,到处都是巨人般的进攻者的触手,真是无处可逃。要想不被洪水所吞没,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逃往且末河下游的道路。骆驼、马匹和士兵的队伍立刻乱了起来,争先恐后地开始移动。可是,走不多久,部队便无法前进了。且末河下游一带好象也发大水了,前面也是一片浸水的地带。

部队马上改道往东北方向前进。可是不多一会儿,前进的道路又被洪水挡住了。索励看见泥流逐渐逼近离他那个沙丘不远的地方,就像是把厚厚的·捆地毯铺了开来似的。“快上砂岗!”

不等索劢下令,士兵、马匹和骆驼的队伍见有消高一点的地方便蜂範上。每一个士兵的上都有一种豁出命去的表情,这和情就是在战场上也是难以见到的。索劢奔向一个秒丘。人群以及骆驼群全都集中到那里去,就象铁片被磁石吸了似的。索劢站在沙丘高处又望了望平原。只见黄土的洪流在平地和沙丘,平原早已化作望无际的海了。河流已经到了从人马拥挤的砂丘数过付第三个沙丘上。

过了片刻,索劢发现了更加可怕的情景。他站在沙丘上眺望着西北方向,只见那个方向的泥海有些异样,波涛汹涌,在那黄色波浪尽头的水面:,浮现出城墙的-一部分和望楼,显得很小,但是,不管多么远,不管多么小,索劢也是不会看错的。它肯定就是他们亲手建设起来的、直昨天还住着的城邑。看来,校田和民房都已全部淹没在泥海底下了。

这时,索劢联想到不久他们自己也将被埋没在泥流之中。索劢的脑海里闪过了初见到阿夏族女人的那天夜,女人他讲过的关于龙都的故事。不过它刚一闪过便消失了。如今,比这还要重得多的事态已经迫在眉睫。索劢在这一瞬间,头脑显得格外的冷静。他心里感到一种无法压抑的愤怒,决心向洪水发动进攻。眼前,除了与洪水交峰決一堆雄之外,别无他路。

命令很快就传达了下去。士兵们对这个命令都很服从。都明白,继待在这里是毫无意义的,呐喊声而起。部队分成两个部分,张某带一队,萦劢带一队。张某指挥的那队人先冲下岗去。骆驼、马匹和上兵一齐跑了起来,他越过了一个沙丘。

Tags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