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最无情的将军为了享受荣华富贵放弃了陪伴自己的女人

各位历史爱好者,今天我们又在这里相遇,我是酷爱解读历史文化的小贤,如果你和我一样对历史感兴趣,欢迎点关注留下您的想法!

小麦和谷子的收获量分别达到了一百万的产量。时值城邑的工程业已基本完成,索劢决定在他们苦心经营起来的地方,举行三天盛大的庆祝仪式。那天,不知打哪儿冒出那么多穿着各色各样民族服装的胡人,前来城里观看这一盛典。

在那三天里,索励每天晚上都登上望楼,与阿夏族女人一道观看到处都用篝火装饰起来的不夜城。女人问素励,举行如此盛大的庆祝仪式,是否意味着部队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城邑。索劢笑着把它否定了。女人凝视着他眼睛,轻轻地摇了摇头。索劢责问她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话,女人回答说,当然愿意相信你的话,但我又怎么能够相信现在连你还闹不清的命运呢。

女人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她表示不可信的、连索励本人也不得而知的命运,半年以后终于到来了。秋末,进人农闲时,索励带领部队的一半人马,出城去跟在西北一带欲动的匈奴作战。出发时,繁劢心想最多十天准能回来,不料战斗拖长了。一个分队与敌军里应外合,且冰雹又比往年下得早,战斗每每发生,使部队陷入欲退不能困境。

从秋末开始打响的战斗,互有胜败,乃至好不容易把匈奴赶到北方去的时候,早已岁序更新。索励和土兵们在大雪纷飞的一天,跨进了城门。他们-个个显得又瘦又弱,跟刚出征时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尽管如此,走在前面的骆驼队还是在枪尖儿上插着几具匈奴将领的首级,竖起来当作旗帜,走了过来。首级上骆驼背上,士兵们的肩膀上都积满了白雪。

索劢走进好久没回来过的宅门。当他看见在大门口迎接自己的阿夏族女人的时候,立刻发现她的脸色有些异样。女人把素励从大门口一直领到会客厅。来自祖国汉朝的使者,正在客厅里等他。这位使者为了等他回来,已经在城里待了很久了。使者带来了叫索劢班师回朝的命令,上面有汉朝皇帝的御笔署名。在祖国,荣华富贵正在等待着索劢和他的部队。

新部队代替索劢旧部进驻到这里来,是在城里开始吐发新芽的七月初。索励自决定回国后,一直忙于平整耕地,眼出没无常的匈奴的小股部队交锋,根本就没有工夫去想阿夏族女人的事,她却好象时刻都在担心自己今后的命运。要是能跟索劢一起回到汉朝去,那倒也好,不过,到了那里以后,谁又能保证还能眼索劢生活在一起呢。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她那个小小的脑袋所不能解决的。每当女人提到这些事的时候,索劢总是重复着这句话“当然、把你带回去。”

索劢打算把女人带回去。不过当他脑海里闪过阔别多年的酒泉和凉州的街头景色时,又觉得把一个妇女带回那样的地方去,实在有点格格不人。她的头发、眼睛、肤色、语言,这一切都使他担心。但索劢很快就把这些疑虑抛到九霄云外了。他生来就不善于思考问题,现在更不能为个女人去遐想那遥远的将来。

相当于索励旧部两倍兵力的新部队已经进城。索励向接替自己统治这个城邑的年轻将领作了全盘交代后,在城里又小住了三天。一来舍不得离开自己亲手经营起来的地方,再则也想等緥雨停后,天气晴朗了再走。

出发那天,新来的驻军怀着崇高的敬意热烈欢送索励的部队。出了城门,只见那里聚集着约摸二百名来自附近村庄的老百姓,他们是来眼索励告别的。由骆驼、马匹和土兵组成的长列队伍,走在他们自己修筑的、穿过农田正ウ间的大道上。这一天,晴空万里,微微清风欧拂着裁种在道路两旁的白杨和柽柳树梢,显得格外爽朗笔菹的道路从城邑一直延伸到且末河边,眼河流成一直角。当队伍来到且末河畔时,索劢发现跟当年初次渡河时样,河水大涨,滔滔奔流。

索劢想方设法要渡过河去。被人们欢送出来的城邑中去。以张某为首的头目们也是这样想的。大家一致认为,当年曾经制服且末河,威震天下的部队,如令可不能因为且末河涨水就后退。

“眼下唯一的办法是末河再次交锋,强渡过去。”部下的一名士兵这样说。索励决定让部队暂且停下来,在那里过夜。白天还是好好儿的晴天,半夜以后又下起雨来了,而且越下越大拂路时分,张某到索劢的帐里来看他,对他说,这场雨会使河水越来越涨。犹豫不决,拖延下去,很可能儿天几十天都过不了河。若要跟末河交峰。那就事不宜迟,应该趁早下手。

他把张某留在帐篷里,他独自一人走了出去。天快要亮了,素励站在河岸上,任凭雨水打在自己身上。比起昨天来,河水又明显地上涨了。索劢站在那里半天不动。他被个念头缠住了,对他来说,刚才运一段时间是从未经历过的难煎难熬的时刻。

索劢门到帐篷,对等在那里的张某说:“献上女人吧!”索劢的声音很低沉,却又很坚定,张某听了舒了口气,直盯着他的脸。要说女人,部队里只有那个阿夏族女人。稍过片刻后,张某才慢慢开了ロ。感谢索劢亲自下了决心,并告诉他说,自记本来就是想提这件事的,但又说不出口来。说完便马上出去了。

今天的文章就先分享到这里了,不知道看完之后有什么看法?欢迎大家随时留言评论哦。

Tags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