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将索励讨伐路上安营扎寨种起了麦子还有小娇妻陪伴

各位历史爱好者,今天我们又在这里相遇,我是酷爱解读历史文化的小贤,如果你和我一样对历史感兴趣,欢迎点关注留下您的想法!

此后的一年里,索劢就在这个从匈奴手里夺过来的河畔的小村落里,开始建设起一小块军殖民地来。他们首先盖了临时的兵营,然后以村落为中心,在地上开垦耕地,引河水灌溉,色兹和部善等国的土兵们,轮流前来支授。索劢一举消灭匈奴大军的刚勇顽强传遍了西域一带,他制服末河的那种威武,使得那些分散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周围的三十多个小国家的胡人们闻风丧胆。

自索劢在末河畔实行屯田以后,匈奴便从这一带销声匿迹了。在田地和玉门关之间,建起了两座箭楼,在他的保护下,从汉朝去西域的商队日渐增多,而来自西域的大小商队,也是每隔三天便有一队弃汉土而来商队的商人们,传说又要过去那样设置西域都护了。这倒不见的是毫无根据的传闻。本来在西域各国就有设置都护府的强烈要求,事实上也是如此,这国家的使节正路过索劢他们驻扎看的村落往东去汉朝朝廷上奏。

第二年,索劢大兴土木,建造了许多兵营,修筑了坚固的城墙。兵营是用木板和砖头砌成的,墙壁涂上一层黏土然后用茡麻編的草席房顶。一共盖了四栋能容纳五百名土兵的大兵营,并在兵营旁边造了两座望楼。城修得很大,它把兵营、练兵场和整个村落都围了起来,城内设了市场寺院和公墓。西域各国为这些工程提供了建筑材料和芳力。工地上使用的各种语言,如粟特语,于闻语,匈奴语,土语等等。站在城墙上,可以看到城外四周围的大片耕地。沟渠四通八达,像蜘蛛网似地密布在耕地之间,渠边栽满了小白杨树,宛如这些水渠的标志。

索劢部下的士兵,一半从事城建工作,半与附近村民起,每天到城外去种地。第二年首次收获就获得小米和小麦各十万担、今后,产量可望年年大幅度增加。

士兵们都已忘记了战争,埋头种地建设城市。索劢一直跟那个阿夏族女人住在一起。她是一-个不爱说话,不引人注目的女人,索劢却很爱她。因为有了这个女人,索劢在当地的生活不知得到了多大的安心。唯独索励的屋子里能够看到一点色彩。在黏土地板上:铺上芦席,然后再铺上一张色彩鲜艳、花美丽的地毯。在地板的房间里摆蓄几口水缸。屋里的搁板上摆着西方各国造的玻璃器皿。女人并不梳妆打扮,却喜欢用…些好看的东西装饰在身上,比如手上戴个用薄青铜做的戒指啦,脖子上挂个碧玉项链,耳朵下戴个白玉耳环啦。

第一次收割小麦,也就是索劢人西域过了整整一年的时候,汉朝皇室通过驻敦煌的西域长吏,下达了对索劢所建功芳的赏赐。那位使者还向索励的部队转达了班师回朝的命令。索劢申述说,新建的军事殖民地刚就绪,希望能够继纮留在异国他乡。索励从这个使者那里知道,他们战胜末河例壮举,在自己的祖国被当成英雄事迹受到密度赞扬,有口皆碑使者对他说,你若是班师回朝,准能得到一个相当于李广利将军所得到过的贰师军那样,了不起的荣誉称号。据说这个消息已在京城传开,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美谈。索励的前半生与荣华富从不沾边,他也认定自己生来就该如此,如今繁荣从天而降、他只觉得一阵眼眩。

尽管索劢本人对这件事守口如瓶,但很快便传遍了整个部队,士兵们全都坐不住了,到处都在议论这一话题。阿夏族女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去盘问索励。索励告诉她,眼下自己根本就没有班师回汉的打算。这个女人生来就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可是,当她知道索劢并不想回国时,高兴得眼睛直发亮,又说又笑,口若悬河。那天,她把所有的装佈品全都佩戴上了。女人的穿戴,深深地打动了索劢的心。

索劢把部队集合起来,亲口否定了士兵们的传闻,告诉大家,今后几年里将要眼匈奴再次交战。并宣布;不管是谁,若再有议论回国者,格杀勿论。

仿佛是在证实索劢的预言,几天以后,士兵们果然被迫扔下手里的镐头,重新拿起了弓箭和刀枪,迎击前来偷袭城邑的剽悍的匈奴骑兵。从此,匈奴又不时前来偷袭。士兵们忙开了,时而拿镐,时而手执弓箭和大刀。班师回国的传闻,就象当年末河水减退那样,一下子便无影无踪了。

今天的文章就先分享到这里了,不知道看完之后有什么看法?欢迎大家随时留言评论哦。

Tags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